方塘

“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

幸会,我是方塘。

tag:原创架空。
ACGN同人。
龙族/哑舍/春物/基德。
史评/时评。

间歇性沉迷跨剧组同人,长期沉溺于各类架空。

头像手写@伯劳可

[长青自戏]仙人无家-道人

*长青哑舍剧组一周年贺戏

戏文/方塘


“季夏之月,日在柳,昏火中,旦奎中,其日丙丁……蟋蟀居壁,鹰乃学习,腐草为萤。”

酷夏无风之夜,本应在自家院子里沏杯好茶借着月色纳凉,却偏偏下了山寻那什么与西子湖相连的小河。一路上倒是流萤漫天,别有一番景致,可四周蒲苇长了数尺,从山脚去河边的路的却是难走了许多。

抬腕拨开一丛苇草,只见从山上流下的泉水淅淅沥沥地在眼前汇成了小流,水流不甚高,几处还有石块从水中探出。心想着这水虽小,但放河灯至西子湖倒也不难,便低头将下裳挽起,盘膝席地坐于河畔。

耳畔听闻几声雀鸟清啼,激起芦苇丛里几点流萤惊飞,顾不得这河水刺骨冰冷凉意顺着腕子攀爬而上,便挽了衣袖把手探进清冽的溪水,小心翼翼将水用手心舀出,放在唇边浅啜一口。

空山清泉配这景致,倒是相得益彰。

任由水珠顺着手臂滑落,拂了额间青丝绾在耳边,低头取出符纸默念经诀。符纸无火自燃,橙红色的火光沿着纸缘蔓延,光色由深及浅地从焰心展开,与四周流萤相映,橙红与青蓝在夜色下幻化成风,美得不似人境。

“这焰光与那儿一样美。”

话音未落便不住展颜轻笑,那火光里仿若跳动着故人的影子,叫人见了便眉角微弯,心里比吃了桂花糖还甜。

“一年了。”

一年了。桂花糖不知道还甜不甜,但是我这心里倒是甜的很呢。

轻笑着从怀中取出一只玲珑小巧的河灯,将符纸放入灯中。那符纸长燃不熄,在触到河灯那刻像是放大了许多,映得整只河灯都发亮,随着萤火沐浴在月色下,像是晨曦被云霞与白鹤的绣花碗盛满,晕出淡淡的粉色,可像极了那传说中瑶池上的仙莲。

“这样好的东西要说个最好的祝词才能相配啊…”

“祝那儿的诸位平安喜乐吗…这辗转千年,又有哪个能说得上平安喜乐?”

“那边住他们了无一欠平生事…喏,更不妥了。那些个古物精怪,哪个不是因执念而活?”

“那便…”

一颗火星炸开在河灯上,大群流萤从蒲苇中骤然而起,光色交织成长束,迤逦得让月光都失了色。

灯火映进眼瞳,万千流萤也映进眼瞳,迷蒙夜色下让人恍惚以为这是镜泉宫的河灯长夜,千百只河灯顺着护城河流进大江,化作长练。

那时自己还会与徒弟一起在河道边一只一只地数河灯,像是一点点教他数满天星斗。

那时那孩子还会虔诚地对着河灯许愿。

轻呵一声抬手将耳边吹乱的长发捋顺,俯身托起河灯轻轻放在溪水之上。

溪水泛起涟漪。

水色被灯火照亮。

敛起脸庞上最后一抹玩笑神色,学着多年以前那孩子对着河灯虔诚合掌的样子许愿,声音乘着风在小小的山谷里回响。

一祝人鬼精怪,二祝往昔故人,三祝人世万千。

“愿此生天地,恒古长青。”

  



评论
热度(10)

© 方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