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塘

“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

幸会,我是方塘。


头像手写@伯劳可

满纸红白,岁月不再。

“山河破碎风飘絮。”

这首歌真的很棒,从文案词作到台词,句句戳心。

2017-10-30

[原创]诸行无常·佛烛

*原创。很久之前写的了,不知道为什么被吞,私心重新发上来一次。

*《诸行无常》系列下篇http://fangtangcoco.lofter.com/post/1eab9c25_f87673a

 

文/方塘


他是浮屠中的一尊佛,脚踏金莲而来,指尖念珠拨动着千年的经文。他有着一双悲悯的瞳,却以白布相蒙。

他说,他是见不得人间悲苦的佛。

她是经堂中听了千百年唱诵的老烛。以绞脂为油,不熄不灭。她不记得千年前是谁点燃了她,只记得化灵的第一眼便是白布覆眼的佛。

她听着佛寺中不歇的经文,在佛的脚边流了千年的泪。终于,她得以将烛烟凝成身驱飘到了佛的面前。...

2017-10-29

[读书笔记/书评]何为战为何战

——读《九州缥缈录》

文/方塘


“时白发尽生,轻狂依旧。”

在书中那些纷乱驳杂的恩怨情仇被剥除之后,剩下的就是一段又一段的【历史】和战争。帝王们踏着战士的尸骨和妇孺的血泪纵横捭阖,一刻不停地挥动着手中的刀。

最后不过是百姓兴亡皆苦的结局。

从古至今的历史典籍,在我看来都分外残忍,书中寥寥几笔带过战争杀伐,留下一串数字后了无生息,着笔叙述的始终是帝王将相的霸业功绩,油墨掩盖的,永远是不停歇的、血腥的风。

但是《缥缈录》不同,它给我带来的最深刻的感触,就是对战争的悲悯。

这悲悯不仅得见于年幼的吕归尘予吕嵩的那句“他们连肉粥都吃不饱,这样也会是叛贼吗”,更来源于殇阳关勤王之战的...

2017-10-29

[源白浅谈]都是自苦

*一则碎碎念,逻辑也不甚清晰,写来就当作聊表自己写完源白无端寂寥的心境(…)

*关于我心里的白露和源稚生。
*源白正文见tag“源白”。

文/方塘

三篇源白下来,看的人也没有多少,从头到尾都是自己抹了妆面在台上咿呀呀地唱,生旦净末丑演了个遍,最终朝台下遥遥一望,发现观众还是自己。

倒是消遣得颇有几分自得其乐的意思。

只是苦于笔力有限,故事里本该写出的情感,也仅仅只是表达了分毫。

所以只好撂下戏台子穿上长衫,去茶馆里摆张长桌,惊堂木一敲,捏着嗓子作势道:“各位看官可听好了,这场戏可是演得略苦,至于苦在哪里,且各位听我慢慢说来……”

那便从一千年前说起,看到断桥残雪下的妖,何以漂泊千年...

2017-10-15

[冷楚/楚冷]狼#1

*作品:《战狼》×《龙族》

*角色:冷锋×楚子航

*非cp向。跨剧组避雷注意。

*后续瞩目林吱吱 @林稚 ,感谢他的脑洞。

*这两个角色都是初次尝试,ooc归我,欢迎指正。


文/方塘


云雷变色,暗色唏声。幕天席地的骤雨将花朵与枝叶敲至破败,雨水将天地冲刷出灰暗的颜色。任何人在这样的大雨中行走都会被风雨击打得狼狈不堪,这是个该在家里窝着喝热茶的天气。


而冷锋正是在这样的天气里遇见楚子航的。那时神色淡漠的少年背着大网球包,湿淋淋地从玄关走进客厅,雨水混合着汗水从发梢滴落。...


2017-10-10

[源白]春日祭之夜

*《龙族》源稚生×《哑舍》白露

*非cp向。跨剧组避雷注意。

*时间私设为日本篇结束之后,源稚生被人从梦貘中解救出来,还活着,但是皇的能力已经丧失了。

*感谢兄弟木惜华提供的建议和螳螂先生提供的句子。

*之前听了毛不易的《消愁》,想了很久以后还是觉得要为它写点什么,可是笔力有限,写出来以后也没能清楚表达,私心打了tag,非常抱歉。

文/方塘

ZERO.

记得有人曾说,“请你尝尝我剩的这支烟,顺便干了这口酒,都是我多年来讲过的全部故事,而你在每一个散场里寂寂寥寥。”(by 螳螂先生)

我记得两个人的故事,他们的故事若是用来下酒,只怕比酒还苦。

ONE.

焰火噼里啪...

2017-10-09

[长青自戏]仙人无家-道人

*长青哑舍剧组一周年贺戏

戏文/方塘


“季夏之月,日在柳,昏火中,旦奎中,其日丙丁……蟋蟀居壁,鹰乃学习,腐草为萤。”

酷夏无风之夜,本应在自家院子里沏杯好茶借着月色纳凉,却偏偏下了山寻那什么与西子湖相连的小河。一路上倒是流萤漫天,别有一番景致,可四周蒲苇长了数尺,从山脚去河边的路的却是难走了许多。

抬腕拨开一丛苇草,只见从山上流下的泉水淅淅沥沥地在眼前汇成了小流,水流不甚高,几处还有石块从水中探出。心想着这水虽小,但放河灯至西子湖倒也不难,便低头将下裳挽起,盘膝席地坐于河畔。

耳畔听闻几声雀鸟清啼,激起芦苇丛里几点流萤惊飞,顾不得这河水刺骨冰冷凉意顺着腕子攀爬而上,便挽了衣袖把...

2017-09-19

[龙族同人]重临至死

重临至死


ooc歉,欢迎指正

文/方塘.


       废墟般的教堂里数人高的十字架被巨大的黑布罩住,穹顶上画着玛利亚接引圣子的壁画。酱紫色的液体泼洒在玛利亚展开的双手上,粘稠物哗啦啦从穹顶滴落,打在路明非的脸上。路明非想要跑开,不让那些粘稠的液体滴满自己的身体,可他抬腿的那一刻脚面像是被活生生钉在地面上,不断地撕扯着自己的皮肤。他挣扎着要大骂路鸣泽你妹啊你把我扔到什么地方了啊!可话这话却硬生生堵在喉咙里说不出来,他的舌头被滴到粘稠液体...

2017-09-18
1 / 2

© 方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