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鉴明心_方塘

“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

幸会,我是方塘。


头像手写@伯劳可

【源白浅谈】都是自苦

*一则碎碎念,逻辑也不甚清晰,写来就当作聊表自己写完源白无端寂寥的心境(…)

*关于我心里的白露和源稚生。
*源白正文见tag“源白”。

文/方塘

三篇源白下来,看的人也没有多少,从头到尾都是自己抹了妆面在台上咿呀呀地唱,生旦净末丑演了个遍,最终朝台下遥遥一望,发现观众还是自己。

倒是消遣得颇有几分自得其乐的意思。

只是苦于笔力有限,故事里本该写出的情感,也仅仅只是表达了分毫。

所以只好撂下戏台子穿上长衫,去茶馆里摆张长桌,惊堂木一敲,捏着嗓子作势道:“各位看官可听好了,这场戏可是演得略苦,至于苦在哪里,且各位听我慢慢说来……”

那便从一千年前说起,看到断桥残雪下的妖,何以漂泊千年...

2017-10-15

【源白】春日祭之夜

*《龙族》源稚生×《哑舍》白露

*非cp向。跨剧组避雷注意。

*时间私设为日本篇结束之后,源稚生被人从梦貘中解救出来,还活着,但是皇的能力已经丧失了。

*感谢兄弟木惜华提供的建议和螳螂先生提供的句子。

*之前听了毛不易的《消愁》,想了很久以后还是觉得要为它写点什么,可是笔力有限,写出来以后也没能清楚表达,私心打了tag,非常抱歉。

文/方塘

ZERO.

记得有人曾说,“请你尝尝我剩的这支烟,顺便干了这口酒,都是我多年来讲过的全部故事,而你在每一个散场里寂寂寥寥。”(by 螳螂先生)

我记得两个人的故事,他们的故事若是用来下酒,只怕比酒还苦。

ONE.

焰火噼里啪...

2017-10-09

【源白】失路之人与他乡之客

*《哑舍》白露×《龙族》源稚生

*非cp向,避雷注意。

文/方塘


“如果可以,”源稚生将杯中酒液倾入壁炉,激起猎猎火风,“如果可以,我希望你别再执着于那个男人的轮回,收手吧。”

他本以为自己难得的婆妈会遭来身边女人的嘲讽,可没想到她只是轻呵一声。

火星炸开落进壁炉,炉火映入眼瞳。源稚生的脸颊上流淌着柔和的炉光,这似乎让这个男人在大雪覆城的夜里看上去不再那么清冷淡漠。

火焰燎烧着木柴发出蜂衙般嘈杂的声响,像是有人在寂静的长夜里窃窃私语。夜里几分料峭的春寒被炉火烘去,空气似乎也暖洋洋地唤醒了记忆里谨慎尘封的过往片段。

因此白露只是回头看着源稚生的眉睫,未发一言。她以为...

2017-08-13

【源白】若离于爱

若离于爱 
*源白 
*《龙族》源稚生×《哑舍》白露 

*非cp向。避雷注意。
 
文/方塘. 
 
“我只是好奇罢了。” 
“好奇什么?” 
“好奇一个人是如何做到亲手将刀锋送入至亲的胸口,然后把他封进深井中的。” 
 
源稚生没有回答。蜘蛛切出鞘一寸,折射出清寒刀光。他的双瞳中也映出这清寒刀光,遥遥与白露对望,想从这个女人眼瞳中逼出能够与之敌对的锋芒。 
可是没有。白露只是掩唇咯咯一笑,饶有兴致地看着他,像是在等一个人给他讲故事。 
 
最后蜘蛛切被推回刀鞘,源稚生无声地笑...

2017-06-04

© 一鉴明心_方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