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塘

“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

幸会,我是方塘。

tag:原创架空。
ACGN同人。
龙族/哑舍/春物/基德。
史评/时评。

间歇性沉迷跨剧组同人,长期沉溺于各类架空。

头像手写@伯劳可

[源白]若离于爱

若离于爱 
*源白 
*《龙族》源稚生×《哑舍》白露 

*非cp向。避雷注意。
 
文/方塘. 
 
“我只是好奇罢了。” 
“好奇什么?” 
“好奇一个人是如何做到亲手将刀锋送入至亲的胸口,然后把他封进深井中的。” 
 
源稚生没有回答。蜘蛛切出鞘一寸,折射出清寒刀光。他的双瞳中也映出这清寒刀光,遥遥与白露对望,想从这个女人眼瞳中逼出能够与之敌对的锋芒。 
可是没有。白露只是掩唇咯咯一笑,饶有兴致地看着他,像是在等一个人给他讲故事。 
 
最后蜘蛛切被推回刀鞘,源稚生无声地笑笑。 
 
“其实我也很好奇。” 
“哦?” 
“好奇一个女人到底要多恨一个男人,多爱一个男人,才能辗转千年寻找他每一个转世,让他永生永世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话音落下,白露还是笑,可眉眼中藏着的几分妩媚几分清寒像是晕开了,清丽的瞳子朦胧一瞬,似乎她的悲戚和愤怒要从中溢出,却又只是一掠而过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源稚生注意到她的变化,从口袋中摸出烟,默默地抽。 
 
在一千纪中的一个寒暑,海棠花从枝头跌落,千年来她第一次动了心。她和白衣的男人在淡烟急雨的西湖边相爱,本以为能够安然度过余生。可有一天那个男人竟然递给他一杯掺了雄黄的酒,然后抽了她的骨,扒了她的皮,把她制成一柄惨白的油纸伞。 
源稚生第一次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想起了那个孱弱苍白的男孩,独自一个人对着山月想了很久。 
 
支撑这个女人漂泊了千年的东西,究竟是爱还是恨?源稚生不知道。 
就像他不知道那个恶鬼般的苍白男孩喃喃地对他叫“哥哥”时,究竟藏着什么样的情感。 
 
他想,如果他早一点认识白露,或许就会和她对坐长谈,讲述彼此身上的无端爱憎。 
他们都曾将自己至亲至爱的人推入深渊,他们也都曾辗转漂泊痛彻心扉,走过许多地方却不得一个安宁的居所……他们早应该各自斟满一杯酒,聊聊这些年他们逃不出的、孤独的过往。 
可现在不行,他们终究不是同类。不能够彼此倾诉,只能低声地嘲讽对方当初的选择是多么决然和残忍。 
大概也是自嘲。 
 
“你爱他吗?”白露问。 
“爱。” 
“我也深爱着那个人啊,永生永世。” 

若离于爱,何忧何怖,何怨何憎。


-

评论
热度(10)

© 方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