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鉴明心_方塘

“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

幸会,我是方塘。


头像手写@伯劳可

【随笔】从前以后

文/方塘

*写得很乱的随笔,很久没更新LOFTER了,放到这里吧


人生五十载,如梦又似幻,天下之大,岂有长生不灭者。

 

曾经附庸风雅,将这几句话写在《浮生六记》的页扉上,却从来不知晓它究竟是什么含义。而今我匆匆忙随着浩浩荡荡的送葬队伍走完这一遭,再读了一回,才多少有些恍然大悟的意味。

 

家中老人前些天过世,她年过百岁,算是喜丧。父亲告诉我这丧事要在居士林操办,让居士们诵经念佛地将这百岁老人超度,使她早登极乐。

 

于是我懵懵懂懂地去了那儿,进了经堂。

 

我不知道有没有作品曾经描写过佛寺里的唱经声,只觉得这样浩荡的声音难以用文字表达透彻。披挂着禅服的老妪们用低吟和着敲击振金铎和木鱼的声响,生生发出了一种近似于远古天籁的浩大和开阔,让人们不由自主地随着敲击钵盂的声音一拜一跪,庄重而虔诚。原本郁结在心头的悲戚情绪便也渐渐空明,只余那唱经声悠然回荡。

 

对生死皆有敬畏,大抵这便是人们依旧认真地遵循这样古老而繁琐的仪式的缘故。

 

而真真切切让我体悟到篇首那句话的,还是第二日。

 

干干净净的人送进去,满满当当的一坛子出来,屋子顶上青烟一缕,风吹散了,不留下一点儿痕迹。

 

然后我们把那一坛子带回老人的家乡。

 

这事儿也不必多说,恐怕人生在世难免要经历。只是我看那三姑六婆们喜气洋洋地派着红纸包,对着每个人说“大吉大利”,不免有些唏嘘,想起父亲在那之前给我的告诫。

 

“老人家百岁仙逝,算是红事。红事便哭不得。”

 

你说人真奇怪,活了几十岁是死,活了百岁也是死,横竖都是一抷黄土,可为何偏偏过了百岁死,便能讨个吉利当成喜事,像是一种荣耀?

 

从前看的一本书里写过,民俗里总有些奇怪的设定。人若是想成为能保佑他人的神仙,那最简单的方式便是死亡。生人总是将美好的愿望告诉死者,希望他们在天之灵能给予庇佑。

 

可是,万千心愿在我心中都不及一句带着哽咽的“一路走好”来得珍贵。

 

最真实的感情和话语,才是最让人动容的。你说喜丧喜丧,将眼泪生生藏在祝福之后,那样真能让你将失去亲人的痛楚掩埋吗?

 

我不能。

 

所以当我看见他们抬着大红轿子装老人的骨灰坛送上坟地的时候,再多的礼仪和习俗都止不住我的眼泪。

 

他们说,“你看哪,当年她是我们家八抬大轿娶回来的小姐,现在我们还用轿子送她走。”

 

锣鼓声中,我看着大红轿子没入山林。

 

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以后种种譬如今日生。


评论 ( 2 )
热度 ( 7 )

© 一鉴明心_方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