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鉴明心_方塘

“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

幸会,我是方塘。


头像手写@伯劳可

【冷楚/楚冷】狼行#3

*原作:电影《战狼》×小说《龙族》

*角色:冷锋/楚子航

*时间线大致为《战狼2》和《龙族2》之前;全文不涉cp向;跨剧组避雷注意。

*第一节见原po,第二节和后续见 @林稚

-

文/方塘

“执行部临时专员楚子航,你好,我是诺玛。坐标显示,你正位于某民办企业写字楼顶层。据悉,该写字楼遭受龙类入侵,目标危险性为A,以下是详情……”

正当楚子航从直升机伞降至顶楼时,这栋已发生三次剧烈爆炸的大楼已被武警团团包围。

“冷锋同志,鉴于事故发生时你正位于该大楼附近,军方紧急决定,此次行动由军警联合执行,你作为军方先遣……”

冷锋紧锁着眉头将前两天与楚子航一同在商场购入的皮衣脱下,换上武警部队临时准备的战术背心,想了想,又把手机扔给后勤人员。

“同志,要是我弟弟回家以后打电话来,就随便帮我编个理由让他别担心!”他一面往武警编队跑去一面回头嚷嚷,“记得说我明早和他一块儿吃早饭!”

而此刻,楚子航已由通风管道进入大楼内部。事先由诺玛操控停转的通风口处飘来一阵阵爬行类动物的腥臭气息,这让楚子航隐隐有些不安。他按住耳麦对诺玛道,“请通知该城市公安部门,不要让任何人进入这栋大楼。”

“很抱歉,楚专员。此次事件已被军方介入,学院无法立刻制止。执行部专员与富山雅史教授已经出发,在他们到达之前只能由你一人处理。”

“嗯。”楚子航轻蹙眉头,放下耳麦,略一沉吟。而后他轻抽鼻端,轻轻将身体倒悬在通风口处,握紧村雨,微阖双目。

腥臭气息如丝如缕地飘入鼻腔,不远处传来单一又沉闷的脚步声,楚子航能听见自己的心脏跟随这脚步声而跳动。

他屏住呼吸,心跳如鼓。

而后下一瞬——村雨出鞘,寒光急掠!

黑影重重坠地。

楚子航从通风口翻身而下,轻振村雨。妖刀刀身凝结的雨水混合着黑血一同被挥向一旁的巨大死侍尸体。持刀者轻揉双目,回头冷冷一瞥。

双瞳璀璨如金。

冷锋蓦然抬头,猛地端抢。可枪口所指之处,却是空无一人的甬道。他微微一愣。

“冷锋同志,有发现吗?”

“没有,是我太紧张了。”冷锋放低枪口,微微眯起双眼,仔细打量着幽暗的甬道。刚才的感觉,就像是忽然被刀锋抵住脖颈那样令人毛骨悚然,可那一瞬间的心悸过去,心头却又空落落的,像是少了点什么。

真的是太紧张了吗?冷锋凝视着面前墨一般深邃的黑。心中似乎总有一个声音在怂恿他前往,他压抑不了,也没法拒绝。

“同志,我还是想去那边瞧瞧,你们先走,我待会就跟上。”冷锋勾了勾唇露出一抹满不在乎的笑,抬手虚指了指幽暗的甬道,“别担心!我做事,哥几个放心就行!”

领头的武警与属下对视一眼,点了点头,“一定小心,我们在前面等你。”

得令后冷锋忽地收起方才的笑容,面色凛然地点点头,持枪摸入甬道。幽暗中依稀可见他身形如同穿行在夜色中狩猎的独狼,循着猎物留下的气息,鬼魅般潜行。

然后伺机而动,一击必杀!

子弹破膛而出,消音器上拖曳出淡淡青烟。冷锋躬身而行,小心踏入甬道旁的房间。

而子弹破空擦过之处,正是躲在置物柜后楚子航的肩头。

楚子航无暇顾及肩头缓缓蔓延的鲜血,闭上灿金双眸。他知晓,刚才正是这双眼瞳暴露了他的位置。现在他只能确定来人并非死侍,但究竟是否存在混血种第三方势力,他还不能确定。

所幸身处黑暗,他那由龙血带来的敏锐听力被周遭环境放大,虽远不及恺撒的“镰鼬”,但也多少让他能够确定来人所在。

问题只在如何制服那人。

孤狼的气息悄然逼近,双方神经紧绷如弦。冷锋移步转入置物柜之后——

“吼!”

森冷刀光在冷锋头顶飒然破空,腥臭气息从他身后涌出,冷锋下意识抽出匕首旋身猛击,却见一抹瘦削人影带着耀目金芒急速从置物柜后掠出。

冷锋收刀举枪。

顷刻之间,携带腥臭气息的高大黑影轰然坠地,而那瘦削人影,正轻振长刀,背对冷锋而立。

霎时,一股冷意涌上冷锋心头。他紧扣扳机的手指极为难得地颤抖了一下。

眼前倒地的庞然大物通体漆黑,身上遍布细密的鳞片,像极了一头巨大的蜥蜴。在冷锋的认知中,这种东西只能用“怪物”来形容。但眼下让他如此惊骇的并不是这个怪物,而是怪物尸体那头站立的瘦削背影。

那人的肩头慢慢晕开血斑,那伤口显然是方才他那枪所致。

而那人,他再熟悉不过了。

几小时前他还和那个人在附近的花市里头看花。那时正巧是暮色四合之时,满街的霓虹灯一同亮起,在那样纷乱迷离的花灯光影中,他第一次看见那个少年露出平静的笑容,眸光里似乎藏着淡淡的缅怀之色。

那时冷锋在想,这个孩子身上或许藏着太多外人不曾知晓的苦难和孤独,他不能过问,但可以守护。

可是现在,那些不曾知晓也不能过问的东西,似乎正从漫无边际的回忆中涌出,铺开放在冷锋的面前。

那人的手中握着微微带有热气的长刀,腰间别着微型乌兹,而脚下则是腥臭的血液……一切的一切,带着令人恐惧的陌生感扑面而来。

陌生得令人作呕。

于是冷锋索性踏过脚下的庞大尸体,用枪口抵住那人的后颈,带着几分森冷地开口道,“楚子航。”

可半秒后,回应他的却是——

“你醒了?”温和的男音在冷锋耳边响起。冷锋费力地想要撑起身子,双手却像是被束缚住了一般,动弹不得。

“你是谁?”出于军人的警觉,冷锋微微攥紧了拳,转动眼球小心打量着四周,可视线所及除了头顶刺眼的无影灯,就是金属块拼合而成的天花板。他只能隐约估计,自己是被绑在一个类似于手术室的地方。

楚子航呢?冷锋猛然想起最后的记忆里那拿着长刀的男孩。那个臭小子到底……是什么人?

“你不要急,冷锋。”温和的男音再次传来,那人叫出了冷锋的名字,这让他心头一惊,“我是富山雅史,叫我富山就好。现在,请你告诉我,在那栋写字楼里,你看见了什么?楚子航又和你一起做了什么?”

“我拒绝。”这人也知道楚子航。冷锋微眯双目,冷声开口。

“我建议你不要拒绝我,我没有恶意。”自称富山雅史的男人接着说,颇有几分滔滔不绝的意味,“你很难被催眠,但是我们有太多的手段可以让你把事情说出口。现在提前征求你的意见无非是让你选择在清醒中自己说,还是在无意识的状态下……”

“你他妈到底想干什么!”病床上传来一声闷响,富山雅史一愣,转头看去。只见冷锋正双目圆瞪,涨红了脸,用尽全力挣扎着,“楚子航又他妈在哪里!”

富山雅史见状,只是轻轻苦笑了一声,“你放心。在你说完以后,我会告知你一切——包括楚子航的来历。”

冷锋动作一顿,眉角暴起的青筋也慢慢褪去。他停止了挣扎,蹙眉道,“我要怎么相信你?”

“其实你现在根本没法拒绝我,怀疑也没有用啊。”

——根据冷锋的叙述,在大楼废墟中搜救楚子航的执行部专员收到的内容大概可以拼凑出这样的故事。

冷锋记不清自己当时怎样制服他的,但他在手术室中清晰地回忆起自己当时用枪口抵着楚子航的小腿,押着他走出那条甬道。

还未等他开口质问,楚子航便干脆坦白,“爆炸是我做的。炸弹的安放和引爆时间做了精准的设计,给予了你们足够的撤场时间,避免人员伤亡。现在距离下一次爆炸还有两分钟,我建议你们尽快撤离。”

听见这种回应,冷锋心中疑云更重。可听楚子航的语气,他所言的“两分钟”看起来不假。冷锋只得按下心头莫名的怒火和烦躁,推着楚子航继续往前。

那时脚下安全出口的绿灯正好映在楚子航腿部,冷锋顺着枪管忽然瞥见少年的白色运动鞋隐约沾满斑驳的鲜血。冷锋蹙眉,目光淡淡扫过少年的后身。

肩头的擦伤且不论,那顺着裤管流淌至脚踝的血……想必来自腰间。

他那日的伤口裂开了。

冷锋心头一抽,那股不知名的怒火忽然被一阵酸涩取代,“……你身上的伤裂开了。”

“我知道。”回应冷锋的只是平静得几近冷漠的语气。冷锋听见这铁板一般的回应,面色又是一沉,刚要再度开口质问,却看见楚子航忽地推开面前的安全门。

冷锋一怔,飞快地端枪。

可楚子航比他更快。少年用不可思议的速度暴起,抬手屈肘揽住冷锋腰际,而后猛然提膝重击冷锋后背。冷锋来不及躲闪,只下意识扣动扳机,一枪走空,弹壳随着一声脆响堪堪落地——

安全门被重重关闭。

冷锋被撞出了门外。整个过程在常人难以企及的可怕速度下完成,甚至没留下分毫让冷锋反抗的时间。他用力扳动门把,却是徒劳无功,只得抬拳砸门,嘶声朝里吼道,“楚子航!”

但回应他的依旧是少年平静的嗓音。

“如果在此之后我被定性为罪犯,请不要告诉我妈妈。”门内的少年语气微顿,冷锋忽然惊觉一抹亮金从门缝中穿出,而后是门内一声凛然暴喝,“走!”

……

记忆到此处戛然而止,此后发生的事冷锋便再也想不起来了。少年灿金的瞳孔映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可他却怎么也没法相信,那个朝夕相处的乖孩子是个暴徒。

那个孩子身上不能为人所知的秘密,是否就和他那双灿金的瞳孔有关?如果能……

巨大的漩涡在无影灯中央旋转。

如果能弄清……

“冷锋,其实什么都没有发生。”

富山雅史的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来。

-TBC-

评论 ( 7 )
热度 ( 31 )

© 一鉴明心_方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