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鉴明心_方塘

“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

幸会,我是方塘。


头像手写@伯劳可

【随笔】梅城旧事拾零

文/方塘

前些天里桂花开得正盛,我也就细细想了想这城市里头一年四季的花。一月二月是梅,三月是桃,四月五月六月繁花似锦,七月总是凤凰花,八月是风荷举,九月十月似是金菊开,十一月始便有桂花香,十二月里头桂花也不谢。

对于喜爱花草的人来说,这儿的确是个很好的城市了。

关于花草我并没有太多的发言权,自小总是爷爷在科普,而我总是听了便忘,致使现在有些花草即使见了不知多少回,也叫不出名字。

而爷爷不是,他对花草有种近似于“父爱”的情感。爷爷祖上三代都是郎中,在宗族观念深厚的客家人眼里,总该有个儿子继承这些医术的。可爷爷这一代人恰逢战乱年代,当兵的当兵,饿死的饿死,唯有爷爷这个最爱草药的儿子把考上医科大学当作梦想。奈何造化弄人,爷爷被调剂到了农林大学,成了植物的“郎中”。

祖上的医术到此为止。爷爷心里虽然觉得可惜,却也依旧保有对草木的爱。

这种爱也影响了我。

自我能跑能跳开始,爷爷便蹬着脚踏车带我到附近“游山玩水”。在十几年前的梅城,纵情山水不是什么难事。城市被大大小小的村落分割,城中村里的风水塘作为客家围龙屋最重要的部分之一,总是满池荷花红鲤。而踩着脚踏车往城市边缘骑个几十分钟,便有些小山丘。那些小山丘大多都种了果树和花树。花树我认的不多,可果树却是熟悉极了。我性子还野的时候,还能爬上歪脖子的龙眼树上偷摘龙眼,也常拿着竹竿打枣子吃。只不过技术不到家,上了树便下不来,枣子落了地也找不着……现在想来自己真是“少年顽皮,是为一害”。

但是在别人家的风水塘里折荷叶摘荷花对我来说是容易得多了。爷爷会撑竹篙划竹筏带我到塘里玩,也会做那种长竹筒制的夹子给我站在塘边夹荷花。荷叶大的时候,我会折下荷叶带回家让奶奶做“荷叶鸡”;荷花盛的时候,我会摘一朵带回家养在水缸里(养不活就是了);莲蓬长得好的时候,我会偷偷把莲子都吃了……我在别人家的风水塘里这么折腾,别人也不训斥我,想想真是遇见了大善人。

现在从前玩过的地方都被开发成房地产了,而爷爷腿脚也越发不便,我从前那些野孩子顽劣的心性也被磨去了大半,只有偶尔到了乡下看亲戚的果园时,才能重拾曾经偷花打枣的“蛮样子”。如今我看着垂柳轻点水面,也没有那些多愁善感的心思了。

想来也许很多事就是如此,你一直朝前走,曾经的故事就像路过的风景,只能回忆,却不能回头。

END。

评论
热度 ( 5 )
  1. 螳螂先生一鉴明心_方塘 转载了此文字
    所以我们留不住风雨。

© 一鉴明心_方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