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鉴明心_方塘

“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

幸会,我是方塘。


头像手写@伯劳可

【读书笔记/书评】何为战为何战

——读《九州缥缈录》

文/方塘



“时白发尽生,轻狂依旧。”

在书中那些纷乱驳杂的恩怨情仇被剥除之后,剩下的就是一段又一段的【历史】和战争。帝王们踏着战士的尸骨和妇孺的血泪纵横捭阖,一刻不停地挥动着手中的刀。

最后不过是百姓兴亡皆苦的结局。

从古至今的历史典籍,在我看来都分外残忍,书中寥寥几笔带过战争杀伐,留下一串数字后了无生息,着笔叙述的始终是帝王将相的霸业功绩,油墨掩盖的,永远是不停歇的、血腥的风。

但是《缥缈录》不同,它给我带来的最深刻的感触,就是对战争的悲悯。

这悲悯不仅得见于年幼的吕归尘予吕嵩的那句“他们连肉粥都吃不饱,这样也会是叛贼吗”,更来源于殇阳关勤王之战的数十年后,姬昌夜那句“英雄长战,庶民漓血…我心不忍”,更见诸于整个故事的线索:天驱和辰月的战争。

辰月的教义是战争和杀戮,天驱的信仰是安定与和平。辰月说神创造这世界是为了战场,而天驱却拼尽全力,以杀止杀,给他们的父母兄弟以太平。

然,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热血故事,最终为了和平与安定而战的人也会让这个世界变成战场。即使日后以天驱军团的名义席卷九州的燮羽烈王姬野,也逃不过屠城掠地,藏弓烹狗这一赢家准则。

到最后教义和信仰都无用了,战士们手中刀不知挥向何处,鲜血浸染得早已分不清甲胄的颜色。

所以我思考,战为何而战。

江南说九州是一场背叛,这背叛中得见他少年杀人放火的心和青年纵横捭阖的梦。可我想这背叛如果是一生求索却落得两手空空,“拔剑四顾心茫然”,又有何物可叛?

既然如此,还不如说战争就是我的一个朋友说的那样,只不过是“一群人打架,打来打去不知道为什么而打”。

因为不知为何而战,所以悲悯战争,悲悯世人。可世人却总要到了迟暮之年,才能领悟到世间所有苦苦索求的一切,都是假象,都是虚妄。

最好不过“水畔听钟七十年,便了却此生”。但雄心太多,野心太盛,孤独太过,不世出的英雄们总是奋不顾身地拔刀呼喊,拼尽全力攥紧手中的武器,似乎就能够攥紧曾经安宁的美好时光。

到了最后,这些带给庶民之家痛苦的英雄们,也和那些战争中死去的百姓一样,永远被埋葬在深黑的泥土中,过去的奋武和雄心,只剩下流云般的魂魄在岁月的罅隙中疾行,高唱着过去的战歌。

岁月啊,满纸红白。

天下偌大,四处皆为骸骨;
人若转蓬,何处可得始终。
早有老者叹匆忙,七十听钟,世事皆茫。
总有少年觅封侯,半生蹉跎,不解悲愁。
百姓兴亡苦,莫问干戈为何故,
万古英雄曾无路,问得弦尽莫从头。


“仿佛又回初见时,却抚了斑驳甲胄。”


-end-

评论 ( 6 )
热度 ( 79 )
  1. Akashi Seijyuurou一鉴明心_方塘 转载了此文字
  2. Akashi Seijyuurou一鉴明心_方塘 转载了此文字

© 一鉴明心_方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