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塘

“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

幸会,我是方塘。

tag:原创架空。
ACGN同人。
龙族/哑舍/春物/基德。
史评/时评。

间歇性沉迷跨剧组同人,长期沉溺于各类架空。

头像手写@伯劳可

[冷楚/楚冷]狼#1

*作品:《战狼》×《龙族》

*角色:冷锋×楚子航

*非cp向。跨剧组避雷注意。

*后续瞩目林吱吱 @林稚 ,感谢他的脑洞。

*这两个角色都是初次尝试,ooc归我,欢迎指正。


文/方塘


 

 

云雷变色,暗色唏声。幕天席地的骤雨将花朵与枝叶敲至破败,雨水将天地冲刷出灰暗的颜色。任何人在这样的大雨中行走都会被风雨击打得狼狈不堪,这是个该在家里窝着喝热茶的天气。

 

而冷锋正是在这样的天气里遇见楚子航的。那时神色淡漠的少年背着大网球包,湿淋淋地从玄关走进客厅,雨水混合着汗水从发梢滴落。

 

然后朝客厅淡淡地一瞥。

 

倚在沙发上的冷锋忽然坐直了身子。他熟悉这样的眼神,就像是……浩渺无垠的草原上孤狼立于坡顶,朝广阔的天地投去一记眼刀。

 

于是杀气陡然升空,另一匹孤狼惊醒,它长啸着赶来,在草原上抖动着鸦黑的皮毛。

 

这是出于本能的悸动。

 

但冷锋很快便松懈下来,因为那个男孩垂下了眼帘,被名叫苏小妍的母亲拉着手,安静地走近他。

 

“子航啊,你还记不记得,这是你冷锋哥哥,小时候他还抱过你呢!来,和冷锋哥哥握个手问个好!”苏小妍笑意盈盈地拉了拉楚子航的手臂,冲冷锋眨了眨眼,“冷锋,这是子航,你还记得他吧?”

 

“诶诶,记得记得!”冷锋嘴上应着,可眼角却微微一抽。在那一刻他捕捉到男孩微蹙的眉头和带着些微痛苦的神情,那个模样只是一掠而过,却恰恰被冷锋瞥见。

 

所以冷锋眯起眼,微笑着接过楚子航递来的手,饶有兴致地打量起来。眼前的少年上衣湿透,眉角低垂,面色也略嫌苍白,像是剧烈运动过后的模样。

 

“冷锋哥哥好。”楚子航开口道。

 

冷锋笑了笑,他注意到少年的声线里带着一丝微不可察的颤抖。也不点破,冷锋只是点点头,颇爽朗地笑着,“小楚…我叫你小楚行吧?你这孩子,这么大雨的天还出门玩儿啊?”

 

“去和同学打网球了,没想到刚结束就下雨。”被冷锋握手时轻轻一拉,楚子航又蹙起眉,这回眉头没再舒展开,他不动声色地将手从冷锋掌心里收回,低声道,“妈妈,冷锋哥哥,我先回房间洗澡,失陪。”

 

“诶好,去吧去吧!”

 

楚子航提起网球包转身回房,他走得不快,甚至在冷锋眼里他的脚步有些虚浮,冷锋看着他背上湿透的T恤,半开玩笑地冲苏小妍道,“这孩子看起来脸色不对啊,生病了吗?”

 

“没有呀,子航他身体很好的。可能是打网球太拼啦,他运动神经很发达的!”

 

“是吗…”冷锋若有所思地看了看方才与之相握的手。

 

男孩的掌心冰冷,不像是运动过后的体温。

 

而且他分明闻到,空气里有一股非常熟悉……却不会在打网球之后的男孩身上出现的味道。

 

血。

 

 

 

 

楚子航锁上门窗,淅淅沥沥的雨声被隔于窗外,房间顷刻间寂静。他看见外头昏暗夜色中远处高楼的火光已被暴雨熄灭,这让楚子航多少安了心。

 

执行部这次给他的任务本来非常简单,只是去那栋大楼里把与龙类有关资料取出来,可没想到情报有误,那栋大楼里还藏着另一只混血种。

 

最终君焰引爆了配电室,爆炸的冲击波将大楼的玻璃震得粉碎。所幸善后人员及时赶到,而这场暴雨也下得正合他们心意。

 

只是专员的情况不太乐观。

 

楚子航无声地靠着浴室墙坐下,从网球包中取出剪刀,小心剪开T恤左侧。一大层纸巾暴露在开口处,顺着这口子将衣服撕开,腋下至上腹被纸巾裹住的伤口再度开裂,鲜血很快把纸巾浸透,沿着身体流淌。接着他很快从网球包中拿出酒精棉纱,垫在腹部上,将所有纸巾揭下。

 

小股鲜血立刻从简单包扎的伤口中流出,楚子航稍微挪动左手,肌肉牵动下伤口马上流血如注。

 

楚子航的确撑了很久,毕竟这粗放型的包扎也没法让他止血太久,可没想到家里来了客人,一拉手一握手的功夫,伤口开裂得更大了。他看了眼用透明胶带简单裹住的狰狞伤口,头晕目眩。过度失血让痛觉都麻木了,他甚至已经没有力气再处理伤口。

 

深吸一口气,楚子航咬着牙撕下胶带,血汨汨地涌了出来。于是他马上把酒精棉球盖在伤口上,血不再往外涌出,可骤然放大的疼痛却让他不禁倒吸一口凉气,靠在墙上低低地喘息。

 

天旋地转。

 

“咚咚。”敲门声像是从发昏的意识深处传来,接着是男人的声音,“小楚,我能进来吗?”

 

“……”楚子航张了张嘴,发不出声音。他挣扎着想要应门,至少努力别让门外的人进来。

 

此刻房间里的他像是个沾血的怪物。

 

“小楚?你在吗?”

 

“……”

 

“抱歉啊,我把门打开了,进来瞧瞧啊。”男人把玩着一根撬锁用的细铁丝,推开门。

 

“别…进来。”

 

“操。”男人并未被楚子航的话阻拦,高大的影子让楚子航眼前一黑,接着是门上锁的声音和男人的低骂,“你这孩子他妈的是去反恐了?”

 

“……”

 

“别动别动,把手抬起来让我看看……哎呦我去,你这孩子怎么这样包伤口!”

 

楚子航觉得脑袋里蜂衙似得嗡嗡叫,按照往常他本该下意识地打晕这个男人,可过度的失血和这人的叨叨,让他连执行部专员该有的的警觉反应都来不及发作。

 

 

“你小子牛逼啊,这么大块玻璃插进身子里,刚才还和没事人一样……忍着点,我给你拔出来。”

 

还没反应过来这男人说了什么,楚子航的嘴巴里就被堵上一块毛巾,他感觉到腋下插进的碎玻璃被男人捏住了,轻微的触碰让他疼得抽搐。

 

男人猛地发力……细小的血滴溅了半件衣衫。

 

瞬间的剧痛让楚子航几乎昏迷,眼前一片漆黑。不知过了多久,男人才轻轻拍了拍他的肩,略微拉回他的意识,“成了,刚给你打了针消了毒,也包扎好了。你缓缓,然后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只要你不是去搞恐怖袭击,一切都好说。”

 

楚子航睁开眼,看了看一圈圈缠好的绷带,慢慢撑起身体,把地上染血的棉球纸巾,破T恤,注射器,把它们全部收进网球包里。最后扶着墙站起身,端详着镜子里自己发白的脸。

 

他不去看身后的男人,即使透过镜子,他也把目光移开。

 

他还在考虑要不要先打晕这个叫冷锋的男人,再叫富山雅史教授来把这人的这段记忆洗掉。

 

只是有些麻烦,对方是一个特种兵。

 

“你倒是说话啊,你这孩子……该不会真是恐怖袭击吧?”镜子里看见的男人已经蹙起了眉,脸上冷硬线条紧绷,眼睛死死地盯着楚子航。

 

其实冷锋也是一头雾水,这好端端的大学生忽然浑身是血……说什么也不正常。

 

可他就是想不出这不正常的原因。

 

“不是。”楚子航透过镜子朝冷锋的点点头,“谢谢。”

 

“那你倒是说说你干嘛去了?杀猪?”冷锋翻了个白眼,颇有几分嫌弃地牵动着嘴角,拉出一个古怪的神情。

 

“我被玻璃扎到了。”

 

“我他妈不瞎…”

 

“抱歉,我不能说。”楚子航透过镜子与冷锋对视,他的眸子清淡,让冷锋看不出情绪,“你是军人,有你要保守的秘密,我也有我的。”

 

窗外如墨的夜里响起一声惊雷。

 

刹那间,冷锋又闻到了熟悉的气味。草原上的两匹孤狼静静地对视着,眼瞳在漆黑的夜里泛着摄人的绿光。

 

他眯起眼,打量楚子航被绷带包裹的赤裸上身,发现这身子上还有不少伤疤,细细密密爬满肩背……就和他自己的身体一样。

 

于是孤狼走近彼此,嗅着身上相似的气味,试图舔舐对方的伤痕。

 

有意思。


冷锋忽然笑了。

 

“那行吧,说你这小子要是杀人放火我也没证据。诶,你有没有衣服给我换一身,我这衣服上都是血。”

 

“有。”

 

很快,楚子航收回目光,撑着墙转身去衣柜翻找。半晌后他忽然顿住手,抬头低声道,“你别告诉我妈妈。”

 

“知道,只要你小子别再这么折腾自己就行。”

 

“谢谢。”

 

 

-TBC-

评论(12)
热度(19)

© 方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