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塘

“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

幸会,我是方塘。

tag:原创架空。
ACGN同人。
龙族/哑舍/春物/基德。
史评/时评。

间歇性沉迷跨剧组同人,长期沉溺于各类架空。

头像手写@伯劳可

[源白]失路之人与他乡之客

*《哑舍》白露×《龙族》源稚生

*非cp向,避雷注意。

文/方塘


“如果可以,”源稚生将杯中酒液倾入壁炉,激起猎猎火风,“如果可以,我希望你别再执着于那个男人的轮回,收手吧。”

他本以为自己难得的婆妈会遭来身边女人的嘲讽,可没想到她只是轻呵一声。

火星炸开落进壁炉,炉火映入眼瞳。源稚生的脸颊上流淌着柔和的炉光,这似乎让这个男人在大雪覆城的夜里看上去不再那么清冷淡漠。

火焰燎烧着木柴发出蜂衙般嘈杂的声响,像是有人在寂静的长夜里窃窃私语。夜里几分料峭的春寒被炉火烘去,空气似乎也暖洋洋地唤醒了记忆里谨慎尘封的过往片段。

因此白露只是回头看着源稚生的眉睫,未发一言。她以为在这样的夜晚里,这个男人本应站在极高的地方俯瞰整座城市,等着霓虹灯色逐渐变成单调的白……却不知何故邀了她共饮。

现在原因不重要了,或许只是因为这个夜里早春的樱被接连几天的春雨吻至残破…或许只是因为找不到适宜的人可以在微醺后说一说自己曾经荒唐的过往。

于是她沉默了,今夜的她该是倾听者。即使他开口便触进她心底,她也该让讥讽随着清酒下肚,用喉头微微的辣意掩埋。

源稚生默默地看着她,看着火光在她墨色的长发上流转。她似乎是有些微醉,面颊上晕开暖暖的红,美得像是新妇。任何人看到这样至美的女人都会沉默,所以源稚生也不再想要追问她,从怀中摸出柔和七星就着炉火点燃,思绪飘远。

又是长久的沉寂。

最后这沉寂只好由白露打破。她拾起窗外落进的残樱投入炉火中点燃,看着花瓣被火焰贪婪地吞噬,最后化为飞灰。她说,“源稚生,你看,韶华易逝。它本该在枝头度过短暂的一生,最后落红归土,可不想走错了路,只能化作尘埃。我亦是如此,只好将错就错地一路走下去。”

倾听者开了口,像是破开了泥封的酒,情绪像酒香般缓缓逸散开。

源稚生微愣,那双被睫毛掩住的眸子也难得地波动。他弹了弹烟灰,惊觉窗外繁樱落地的声音前所未有的清晰,像是海浪攀上细腻沙砾撞击出的澎湃潮声。

“源稚生,其实若给你千年寿命,你不过也只是多了一些执迷困顿的时间。重来一次让那个男孩站在你面前,你还是会把刀送入他的胸口…对吗?”

“对。”话音落定的那一刻他的指尖微颤,烟灰落到他的裤子上,烫出白痕。这时他才知道自己其实根本无路可退,无论多少次重来,他都会与曾经的自己殊途同归。

不知是听谁说过,每个人都拥有或曾经拥有过一个在抽身而退后可以继续生活的地方,叫做“家”。可是源稚生忽然发现自己没有家,他的家在很久以前就被他自己亲手毁掉了,连回家的路也斩断。

所以他无论走到哪里,都只能漫无目的地向前。

不管有多少个安身之所,他都只是他乡之客。

酒液再次倾入杯中,他仰起头,将杯中酒饮尽。他听见了白露的低笑,大约是在嘲讽他不过是五十笑百。这个女人总是过得那么清醒,却同样执迷不悟。

然后她起身了,不徐不疾地转身离开,脚步踩在木地板上留下一串吱吱呀呀的响声,在走廊里悠长地回荡。

“既然选择拥抱所谓的正义,就别再去寻解脱的路。”

“你找不到的。”

源稚生听见残樱坠地的时候,白露这么说。

end.

评论
热度(11)

© 方塘 | Powered by LOFTER